首頁(yè)|必讀|視頻|專(zhuān)訪(fǎng)|運營(yíng)|制造|監管|大數據|物聯(lián)網(wǎng)|量子|元宇宙|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lián)網(wǎng)|IT|5G|光通信|人工智能|云計算|芯片報告|智慧城市|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會(huì )展
首頁(yè) >> 應用 >> 正文

當APP成了你的老板,底層打工人連軸轉還沒(méi)安全感

2023年4月14日 07:55  網(wǎng)易科技  作 者:辰辰

4月14日消息,如今,零工經(jīng)濟模式正在悄然接管美國許多行業(yè),甚至讓很多固定工作的模式也越來(lái)越像零工。相對于那些需要員工受過(guò)高等教育的白領(lǐng)工作,美國底層工人受到的影響尤其大。

布倫達·漢迪(Brenda Handy)已經(jīng)打零工近40年了。上個(gè)世紀90年代,她住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通過(guò)老板托尼·布拉斯韋爾(Tony Braswell)打來(lái)的電話(huà)接零活,每周結一次工錢(qián)。

現在,漢迪通過(guò)智能手機上的應用程序搶單接各種護理工作。雖然她仍為布拉斯韋爾工作,但打電話(huà)派單的日子已經(jīng)一去不復返。2016年,布拉斯韋爾意識到,只有自動(dòng)化才能讓他繼續擴大業(yè)務(wù)規模。他創(chuàng )建了一個(gè)名為“格爾健康”的軟件平臺,漢迪現在可以登錄應用,幾秒鐘內搶下一份合適的護理工作。她說(shuō):“就像在雜貨店,看到你喜歡的東西就下單!薄八鼈冇锌赡茉谝惶斓娜魏螘r(shí)候出現。你必須學(xué)會(huì )搶單!

這讓漢迪在閑暇時(shí)間不得不時(shí)刻盯著(zhù)手機。

對于大多數美國人來(lái)說(shuō),“零工”的概念一直是Uber、DoorDash等少數硅谷科技公司的代名詞。但隨著(zhù)時(shí)間推移,零工經(jīng)濟已經(jīng)涉及到包括司機、維修工、設計師,甚至律師和顧問(wèn)等在內的各種職業(yè)。零工的定義也越來(lái)越模糊,以至于沒(méi)有人能完全確定到底有多少美國人在打零工。

根據自由職業(yè)平臺Upwork委托進(jìn)行的一項年度研究,去年有39%的美國勞動(dòng)力從事自由職業(yè),總人數達到了6000萬(wàn)人,涉及收入1.35萬(wàn)億美元,比2021年增加了500億美元。皮尤研究中心進(jìn)行的一項研究,更專(zhuān)注于基于平臺的零工工作,發(fā)現16%的美國成年人曾經(jīng)通過(guò)在線(xiàn)平臺找到工作。賽場(chǎng)檢票員、餐廳服務(wù)員等可能正在使用應用程序接班;文案和營(yíng)銷(xiāo)工作的專(zhuān)業(yè)人士則會(huì )在Upwork、Fiverr或LinkedIn上提供服務(wù);調酒師、木匠,甚至醫生都在低頭看手機,尋找他們的下一單。

所有這些零工從業(yè)者使用的平臺在規則和結構方面有很大差異,以至于很難確定現代零工經(jīng)濟的邊界。一些平臺得到硅谷風(fēng)險資本的支持,工作涵蓋各行各業(yè),另一些平臺只做較小市場(chǎng)或特定行業(yè);一些公司利用臨時(shí)工為自家客戶(hù)完成零散任務(wù),而另一些公司則只是在勞動(dòng)者和客戶(hù)之間扮演中介角色;一些公司允許勞動(dòng)者對任務(wù)挑選,而另一些公司則會(huì )因為注冊用戶(hù)不登錄系統或拒絕派單而進(jìn)行懲罰。Upwork上的律師可以自行設定服務(wù)價(jià)格或直接與客戶(hù)協(xié)商,但不少輪班工作平臺發(fā)布的任務(wù)通常已經(jīng)確定價(jià)格。對于不同的快遞和駕駛平臺來(lái)說(shuō),每項服務(wù)的費率都有所不同,這使得零工的收入也不確定。此外,不論工作收入高低,平臺通常都處于能夠調解糾紛和控制工作機會(huì )的地位,那些低收入勞動(dòng)者可能會(huì )發(fā)現自己完全依賴(lài)于所使用平臺的政策和算法。所有這些零工從業(yè)者的唯一共同點(diǎn)是,他們很受評論影響,只要有幾條負面評論,收入就會(huì )枯竭,甚至會(huì )被平臺踢出去。

零工福利平臺Catch的首席執行官克里斯汀·安德森(Kristen Anderson)將零工工作比作K型(有些人向上,有些人向下)經(jīng)濟復蘇的概念。她認為,“高收入者和低收入者各自獨立,他們有完全不同的經(jīng)歷和完全不同的需求!

受過(guò)高等教育的白領(lǐng)尤其能從靈活工作安排中受益,他們可以利用這種靈活性更好地平衡工作與生活。在線(xiàn)營(yíng)銷(xiāo)專(zhuān)業(yè)人士薩默·巴茲(Samer Bazzi)是一名長(cháng)期自由職業(yè)者,他通過(guò)Upwork接單,每小時(shí)收取200美元的服務(wù)費用。在他看來(lái),只有當每小時(shí)的收入超過(guò)100美元,聲譽(yù)足夠好,讓公司開(kāi)始找你時(shí)才有意義。巴茲不僅要完成好接到的工作,同時(shí)還要尋找新任務(wù)。他說(shuō),最大的挑戰之一是管理自己在平臺上的聲譽(yù):“工作結束后,直至收到反饋才放心!

但對于工人來(lái)說(shuō),打零工的機會(huì )成本更高。許多低收入工作中的靈活性已經(jīng)與適時(shí)勞動(dòng)力管理的理念混淆在一起。這意味著(zhù)很多公司會(huì )根據實(shí)時(shí)需要迅速雇用臨時(shí)工完成各種急活。根據按需就業(yè)平臺Snagajob的一則廣告,“我們70%的工作都在10分鐘或更短時(shí)間內完成!

按需就業(yè)使得勞動(dòng)者參與的零工經(jīng)濟邊界變得最為模糊。對于零售行業(yè)員工來(lái)說(shuō),這可能意味著(zhù)購物旺季必須加班,每周收入也不穩定;這可能意味著(zhù)電腦會(huì )對每分鐘的生產(chǎn)力進(jìn)行密集跟蹤,即使是很小差異也會(huì )嚴重影響收入。對于鐵路工人來(lái)說(shuō),這可能意味著(zhù)在運輸繁忙時(shí)期請病假會(huì )被拒絕或受到懲罰。例如,亞馬遜利用調度平臺,讓全職員工也可以選擇輪班,讓他們在工作時(shí)獲得帶薪休假,或者通過(guò)自動(dòng)懲罰系統取消帶薪休假,這在一定程度上借鑒了零工經(jīng)濟的靈活性、不確定性和技術(shù)控制手段。此外,全職工作的工資很低,讓許多亞馬遜員工需要在DoorDash和Uber等平臺兼職。

丹尼爾·奧拉伊沃拉(Daniel Olayiwola)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亞馬遜工作了五年時(shí)間,時(shí)薪為18.40美元。奧拉伊沃拉所從事的是彈性工作,每周必須干滿(mǎn)30個(gè)小時(shí),“如果你沒(méi)有做到,就會(huì )被記1分,一旦達到8分就會(huì )被解雇!边t到或者曠工都會(huì )被記分,而且換班都有特定時(shí)間,到時(shí)必須按規定打卡下班,“否則你就得連續上夜班了!眾W拉伊沃拉說(shuō)。

這種全職工作的報酬使得亞馬遜員工必須兼職才能掙到足夠的生活費。一些人在休息時(shí)間為快遞平臺開(kāi)車(chē),奧拉伊沃拉則每隔幾天就會(huì )去修房頂。他說(shuō):“在安排生活方面,你必須要有創(chuàng )造力!

奧拉伊沃拉通過(guò)一個(gè)平臺安排自己的日程,按需輪班。他必須完成生產(chǎn)定額,并仔細記錄休息和上廁所時(shí)間,因為任何指標不達標都可能引發(fā)審查程序。他說(shuō):“他們讓你處于很容易被解雇的尷尬境地!眾W拉伊沃拉說(shuō)這成了一個(gè)懲罰和重新聘用的死循環(huán),“我認識的一些人被炒了好幾次。我工作時(shí)總感覺(jué)好像我已經(jīng)被解雇了一樣!

這讓很多人擔心,零工經(jīng)濟中那些最不令人愉快的創(chuàng )新和技術(shù),可能會(huì )滲透到更多行業(yè)和工作崗位中,使得未來(lái)的常規固定工作也越來(lái)越像打零工。

但這并沒(méi)有影響零工經(jīng)濟持續增長(cháng)。靈活性和彈性勞動(dòng)力管理的理念繼續從一個(gè)行業(yè)轉移到另一個(gè)行業(yè)。工人們競相搶班的“靈活”工作時(shí)間安排,精心設計的分罰系統讓工作感覺(jué)像是一場(chǎng)高風(fēng)險游戲。數據收集涵蓋了諸如鼠標移動(dòng)頻率和上廁所時(shí)間等方方面面,能監測整個(gè)勞動(dòng)過(guò)程。所有這些零工經(jīng)濟背后的技術(shù)都在不斷滲透到各行各業(yè)。

在最好的情況下,零工經(jīng)濟可以讓員工有時(shí)間照顧家庭,在生活與事業(yè)之間取得平衡;可以擴大就業(yè)機會(huì ),加快企業(yè)招聘速度。但在最壞的情況下,零工經(jīng)濟也可能讓不透明、沒(méi)有人情味的嚴苛平臺擁有巨大的控制權。

布蘭迪斯大學(xué)海勒社會(huì )政策與管理學(xué)院院長(cháng)大衛·威爾(David Weil)認為,像Uber和Lyft這樣的平臺公司已經(jīng)這樣做了。它們把所有司機都歸類(lèi)為獨立的人,把自己定位為僅僅允許這些人工作的管理系統,從而最大限度降低了勞動(dòng)力成本。然而,由于這些公司幾乎掌控著(zhù)零工的方方面面,許多人認為它們不是管理系統,而是雇傭系統。威爾說(shuō):“很多平臺希望同時(shí)擁有兩種方式。他們想盡可能多地控制產(chǎn)品和服務(wù),但又不想面對成為雇主時(shí)遇到的混亂問(wèn)題!

“我一直在連軸轉,”從事護理工作的漢迪說(shuō)她排滿(mǎn)了日程,現在她輪班的次數比以往任何時(shí)候都多!拔也幌肷弦拱,我想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來(lái)工作。但現在我停不下來(lái)。我必須繼續努力工作!

編 輯:章芳
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yè)信息,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如網(wǎng)站內容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wǎng)聯(lián)系,我們將在第一時(shí)間刪除內容。本站聯(lián)系電話(huà)為86-010-87765777,郵件后綴為#cctime.com,冒充本站員工以任何其他聯(lián)系方式,進(jìn)行的“內容核實(shí)”、“商務(wù)聯(lián)系”等行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相關(guān)新聞              
 
人物
工信部張云明:大部分國家新劃分了中頻段6G頻譜資源
精彩專(zhuān)題
專(zhuān)題丨“汛”速出動(dòng) 共筑信息保障堤壩
2023MWC上海世界移動(dòng)通信大會(huì )
中國5G商用四周年
2023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覽會(huì )
CCTIME推薦
關(guān)于我們 | 廣告報價(jià) | 聯(lián)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wǎng) CopyRight © 2007-2024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wù)業(yè)務(wù)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chēng): 北京飛象互動(dòng)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jīng)書(shū)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